SSI ļʱ
 
从广交会看外贸“进“出”之道

 2011年05月23日 05:34 

从广交会看外贸“进“出”之道

来源:中国物通网


“这是最好的年份,这是最坏的年份。”

记者调查发现,去年7月棉花现货价格为1.4万元/吨,至11月价格飞涨至3.1万元/吨,涨幅高达1倍多。近期棉花价格虽稍有回落,但仍在3万元/吨的高位附近。

  与此同时,招工难和用工成本不断增加成为当前困扰企业经营的一个突出问题。不少企业告诉记者,工厂招工只有往年的七八成,甚至有的不到50%,企业只能大幅提高员工的薪酬,在去年大幅提薪基础上,长三角、珠三角今年工资涨幅普遍有20%—30%,且呈现持续刚性上涨的趋势。

  早在金融危机时期,便有外贸企业把头上的“五把刀”总结为“三率两价”:汇率、利率、出口退税率,原材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如今,时过境迁,当时被认为是“第一把刀”的人民币升值,如今却让位于更加“凶猛”的两价。

  广东省外经贸厅的最新调查也显示,随着资源能源、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大幅上涨,加上人民币升值,95%的企业表示出口成本上升。其中约五成的企业出口成本上升10%—20%,两成的企业出口成本升幅超过20%,其余5%的企业成本基本持平。同时约四成半的企业利润下降,这一比例比去年同期扩大了8.3个百分点。

  以最有代表性的纺织行业为例。2010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首次突破2000亿美元大关,创历史新高。今年一季度纺织出口继续保持了23%的高增速水平。但在行业分析师看来,看起来漂亮的数据背后所掩盖的外贸形势却并不十分乐观。

  汪前进指出,由于通货膨胀推动,出口企业普遍面临成本大幅增加的难题。为化解成本压力,出口企业涨价在所难免,但为了保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提价幅度事实上远低于成本的上升幅度。也就是说,目前真正拉动我国纺织服装整体出口增长的“主角”,已从数量增长转变为出口价格的上涨。

  金融危机中,企业都在一门心思保订单、保生产,但进入后危机时代,烦恼却有增无减。人工成本、原材料成本,加上人民币升值,环境成本、土地成本、资本成本的上升,企业的成本——— 注定上升是唯一的走势。高成本时代的来临,让订单变得越来越“烫手”。

  订单并未减少,但利润在不断萎缩,前景并不确定,这就是目前外贸企业普遍的感觉。

  “‘十一五’的结束,也同时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中国作为世界加工厂的黄金时代已经开始慢慢地褪色,出口‘低成本,高增长’的时**始消退。”汪前进告诉记者,随着中国出口的生态环境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十二五”的开始,也同时宣告一个“高成本,低增长”时代的来临。

  人民币升值———

  聪明的外贸企业加大进口“对冲”

  业内专家分析称,一国国力持续走强,它的货币也必然走强,这是经济规律。目前我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预计在3年内,进口也将超美,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进出口第一大国。这也意味着,人民币升值已经是必然的选择。

  自去年6月份中国重启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累计升值幅度已超过4.5%,几次突破6.5这一重要关口,创下2005年汇改以来新高。

  对于出口企业来说,人民币升值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二是削弱了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出口受到一定的抑制。三是升值预期的不确定性直接导致部分订单的流失。

 
 

但单县华民工艺品有限公司出口部经理周立说:“人民币升值我们不怕。比起劳动力价格20%、20%地涨,还有原材料价格的忽高忽低、不可预期,汇率一直是在缓慢地升值,再怎么升也就是几个点。”

  而聪明的外贸企业已经懂得通过加大进口来“对冲”人民币升值所增加的出口成本。

  海亮集团有限公司是我国最大的铜管出口企业,企业生产用铜必须大量依赖进口。该公司董事长冯亚丽介绍,他们在加大主要原材料进口的同时,根据出口产品需要,对配套辅料锌、镍都采取加工贸易方式进口,同时加大对国外废杂铜资源的回收利用,以此来弥补国内废铜需求缺口,降低原料采购成本。而国家鼓励铜等稀缺资源进口,有利于促进国际贸易收支的平衡,减少贸易顺差,缓解人民币升值、贸易摩擦等矛盾,提升我国的国际地位。

  “我们公司从很早就开始研究国家的进口政策了,毕竟这是一个趋势。”江苏国泰国际集团的负责人郭利中向记者表示,“首先这与我们本身的业务密切相关,如果进口政策够优惠的话,我们也考虑通过进口原材料来对冲价格风险。”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副会长姚文萍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国家适当加速人民币升值,是出于对大局的考虑。“现在大宗商品价格那么高,而且持续走高的趋势很明显,适当的人民币升值可以为国家进口带来极大的好处。”

  姚文萍表示:“一国国力持续走强,它的货币也必然走强,这是经济规律。目前我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出口大国,我们预计在3年内,进口也将超美,届时我国将成为世界进出口第一大国。这也意味着,人民币升值已经是必然的选择。”

  广东省丝丽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东毅的意见也支持了姚文萍的观点。他说:“实际上,我们已经感觉到人民币升值已经成为一种趋势,不但是欧美国家希望我们升值,从我们国家本身的总体需要来看,人民币升值也已经是势不可挡。虽然人民币升值对我们的报价有比较大的影响,但我们从别的方面还是可以补回来。”

  政策风吹向何处———

  一揽子“促进口”政策即将出台

  在本届广交会商务部举行的外贸形势座谈会议程安排上,有一处细节引起了与会人士的注意:往常发言的企业代表一般以汇报出口情况为主,而此次座谈会上,特别安排了两家进出口企业来谈对进口政策的建议。

  广交会被称为中国外贸“风向标”的其中一项标志,便是每届广交会期间商务部举行的外贸形势座谈会。

  因为每次座谈会也往往成为“政策吹风会”,细心人士可以从中观察到下一步政策调整的些许端倪。

  而此次座谈会有点特殊。因为正在广东视察的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也出席并主持会议,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副省长招玉芳及辽宁、江苏、浙江、湖北、四川等各省分管副省长,以及12家国内进出口企业代表出席了会议。

  会议的一项议程安排上,有一处细节引起了与会人士的注意:往常发言的企业代表一般以汇报出口情况为主,而此次座谈会上,特别安排了两家进出口企业来谈对进口政策的意见及建议。

  与出口企业纷纷呼吁保持外贸出口政策基本稳定、特别是出口退税调整幅度不宜过大相反,这两家进出口企业代表的意见则集中在:扩大进口范围、扩大引进设备的进口免税目录、适度降低进口关税、进一步实施进口贸易便利化。

 
 

 在会上,冯亚丽向王岐山副总理建议,应鼓励大宗原料出口,对进口环节的贸易融资给予更加宽松的环境,适当放宽对转口贸易的外汇管理。

  在会上,王岐山认真听取了企业代表的发言。他表示,在新的发展阶段,必须认真贯彻中央的决策部署,围绕主题主线,坚持进口与出口并重,保持出口稳定增长,努力扩大进口,促进贸易平衡发展。要多措并举,研究完善进出口政策,推进市场多元化。

  商务部外贸司副司长文仲亮在本届广交会上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全国进口工作会议将在近期筹备召开,同时商务部将联合其他几个部委研究制订促进进口的相关政策,有望在今年上半年陆续出台。预计战略性新兴产业和先进装备制造业等中国“十二五”期间重点支持发展的产业领域将成为进口政策调整的重点关注对象。此外,《鼓励进口技术和产品目录》也有望在近期进行调整。

  事实上,继续扩大进口的努力在本届广交会上已经有所体现。

  自从101届广交会上增设进口展区以来,关于进口展区的改革一直在缓慢而坚定地推进。从去年的秋交会开始,广交会的进口展区增设至两期,并在进口展区首次设立品牌区。而从109届广交会起,进口展区进一步优化、压缩展品类别,整体题材数量由12个减少至7个。共有来自53个国家和地区的534家企业参展,比上届增加33家。

  广交会新闻发言人刘建军表示,调整主要是为了提高进口展区的专业化水平,使进口展区既符合国家政策导向,也能满足中国市场需求,并与广交会出口展区形成优势互补。

  汪前进,中国第一纺织网首席分析师,这位已有十几年从业经验的资深研究员,在其最新的一份纺织行业分析报告中写道:“相比2009年、2010年,企业对出口增长异常乐观,但相比未来几年,这又是一个从乐观向悲观转折的年份,企业普遍预期增长率将会回落。”

  在这份《2011年中国纺织服装出口现状及“十二五”展望》中,汪前进断言,中国纺织出口“低增长,高成本”的时代已经来临。

  这一判断并不仅适用于纺织行业。

  昨日,第109届广交会在广州琶洲展馆落下帷幕。在这长达21天的展会上,外贸企业间却弥漫着一种“纠结”的情绪。

  客户回来了,订单增长了。但外贸企业的神情却并未轻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们的语气总是带有一丝无奈“今年的单子是好哇,可是不敢接啊。”

  当成本上涨超过20%、甚至达到30%、40%的时候,即使是最有底气的企业,也只能跟客户提价10%。这中间的成本差价,只得由企业内部消化。

  就在本届广交会开幕前夕,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我国累计出现10.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其中进口值创历史新高,首次超过4000亿美元,这也是继2003年和2004年一季度之后,6年来首现的季度贸易逆差。

  而商务部在广交会期间发布的《2011年春季对外贸易形势报告》指出,今年

  在国内需求不断增加、扩大进口政策支持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等因素共同

  作用下,进口增幅有望快于出口,贸易平衡状况将进一步改善。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外贸转型的步伐正在不断加快。商务部部长陈德

  铭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今年作为“十二五”开局之年,外贸总的政策指导

  是“稳出口、扩进口、减顺差”。

  但对于广东十万多家外贸企业来说,他们更关心的是,这是

  否意味着中国已放弃传统的“奖出限进”思路,外贸政策将更

  加侧重于进口,以促进贸易平衡?

  “烫手”的订单———

  “高成本,低增长”时代来临

  为化解成本压力,出口企业涨价在所难免,但为了保证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提价幅度事实上远低于成本上升幅度。目前真正拉动我国纺织服装整体出口增长的“主角”,已从数量增长转变为出口价格上涨。

  “这届广交会上我们已经推掉了很多大单,其中包括沃尔玛。”临沭御喜工艺品有限公司的李森跟记者说。

  去年以来,该公司生产所使用的棉布原料价格坐了一次惊险的“过山车”。从去年6月份的13元/米、9月份的20元/米,到了今年初的43元/米。最近一段时间,物价开始下跌了,但这对李森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们反而买不到棉布了:织布厂担心此前高价购进的棉花价格会继续下跌,因此不敢生产了。

  李森用“危险”这个词来形容当前的外贸形势。他认为,今年的情况比国际金融危机时期还复杂。“金融危机时是没单,大不了停工。现在是接了单之后,成本上涨得厉害,照接单的价格出货吧,肯定赔本;不出货吧,要付违约金,赔得更厉害。”

相关新闻

服务条款  求贤纳士  网站建设  加盟代理  联系方式  企业简介  承德114生活网  承德114人才网  承德114黄页网  

中国114黄页 商贸通加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