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同王夫人的合作与较量

 2009年04月13日 04:01 

如果说贾母是局长,王夫人就是常务副局长;如果说贾母是党委书记,王夫人就是行政一把手;如果说贾母是CEO,王夫人就是执行总监。

  正职和副职,党委和政府,上级和下级,隶属关系明确,合作意向清晰。为了贾府的利益,为了贾家的蓝图,为了贾姓的发展,贾母和王夫人合作得还算愉快。

  贾母职务高、年龄大,发号施令外就保持在吃喝玩乐的状态上。王夫人身体差、精力不济,选拔内侄女兼侄媳妇王熙凤帮忙打理业务。邢夫人对王熙凤的职位安排颇为不满,贾母坚定不移地和王夫人站在一起,支持王夫人的用人决策。

  在王熙凤的任用上,贾母和王夫人力排众议,通力合作。在宝玉的婚姻问题上,两人展开了持久的较量。

  贾母有艺术细胞,也有语言天分。日常插科打诨,活跃气氛;偶尔含沙射影,杀气腾腾。王夫人正好相反,平时沉默寡言,木头人一般;偶尔发威,搞搞“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抄检大观园就是她的重要作为。贾母看不惯王夫人语言能力的欠缺,却也窃喜自己的得天独厚。

  贾母的语言天分表现在“清虚观打醮”和“掰谎记”两件事上,两件事都集中在宝玉的婚事上,这也是贾母和王夫人长期较量的焦点。

  “清虚观打醮”时,贾母奚落宝钗,暗示薛姨妈,敲打王夫人。贾母和张道士闲聊,说不管女方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的就好与宝玉做媳妇。此次活动,王夫人缺席,谈话精神由薛姨妈代为传达。“掰谎记”前,宝玉、黛玉二人当众吃酒示爱,行为过火,贾母不得不向宝钗身上泼脏水,意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保护“二玉”的声誉。贾母的这次谈话,王夫人和薛姨妈都在场,还有大批亲朋好友参加。贾母语带双关地说:“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 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的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

  合作着,较量着。在宝玉妻子的人选上,贾母、王夫人的表现很“常规”:内举不避亲——贾母倾向于外孙女黛玉,王夫人倾向于外甥女宝钗。在宝玉妾的人选上,贾母、王夫人的表现很“本能”:用自己喜欢的人——贾母培养晴雯,王夫人暗助袭人。

  合作着,较量着。王夫人的内侄女贾母要重用,贾母喜欢的薛宝琴王夫人认了干女儿。邢夫人和王夫人同为夫人,贾母和王夫人对邢夫人的厌恶和排挤惊人地一致,王夫人消除竞争的办法就是消灭竞争对手。

  最后,“金玉良缘”战胜了“木石姻缘”,王夫人的宝钗、袭人榜上有名,成了宝玉的妻妾;贾母的黛玉、晴雯名落孙山,命丧黄泉。自诩为高明的贾母最终没有斗过资质一般的王夫人。

相关新闻


中国114黄页 商贸通加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