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活在怕老公出轨的恐惧里

 2009年04月13日 04:02 

依梅是带着两岁的儿子来倾诉的。孩子有一双酷似母亲的又黑又亮的大眼睛,虽然年纪小,但很乖,妈妈说话时,他就摆弄着桌子上那些装满点心的小盘子。依梅说,非常担心丈夫和初恋情人旧情复燃,只是这几天心情平静了许多,要是早几天来,她的话一定比现在多,言辞也一定比现在犀利。之所以来倾诉,是因为她很想听听别人对这事的看法,更希望有人能给她指点迷津。

  倾诉人:依梅(化名),女,33岁,个体经营

  校园里的青葱恋情

  1993年,我在市内的一所中专读书。

  学校不大,学生也不多,大都来自农村,互相之间几乎都认识。青葱校园里,青春在萌动,那时候,少男少女成双成对的影子,成了校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第一次见到海林的时候,是在同学的宿舍,他正和一个市内的女孩曼曼热恋着,听说已经谈了半年多了。

  海林瘦瘦的,个子不高,笑起来,五官显得格外生动。他穿着一件白衬衫,白色使他又多了几分书卷气。他那幽默的谈吐,逗得满屋人开怀大笑,一种久违了的感觉,在我心底油然而生。

  学校的女生宿舍住五楼,楼下都是男生,互相间来往很方便。第二天,海林就到宿舍来找我,我们一起聊得很开心。他和我一样来自农村,他说其实并不很喜欢曼曼,只是曼曼很主动,经常来帮他洗衣服,他不忍拒绝。

  说这些时,海林那双深邃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那样的眼神让我的心里一阵慌乱。海林说,他第一眼见到我时就喜欢上了我。他让我多给他留点时间、空间,他一定会和曼曼了断的。

  这突如其来的爱,让我无所适从,别人谈得好好的,我怎么能再介入,这不是在破坏别人的感情吗?可海林却是认真的,很快他就跟曼曼提出分手,只是曼曼不情愿,哭了好几场。有一次,曼曼还找到我,问我:“你们已经谈了吗?”在得到我的肯定后,她非常反感:“我们还没断,他就和你谈了!”

  好了又散,散了又好,这样反复了几次,最后曼曼还是忍受不了海林的冷漠,给他写了封长信,表达了自己的无奈,然后分手。我和海林的关系也随之确定下来。

  校园里,我们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海林对我百依百顺,我说到哪儿,他就跟我到哪儿;我说要什么东西,他会千方百计给我买来。可毕竟年龄小,谈了几个月,我又犹豫了:自己还不到20岁,我不知这份付出是否值得;再说海林的条件也很一般,我又怕失去了更好的选择。我心中的天平开始摇摆不定。

  我向海林提出分手,很快,他又找了一个女友,女孩胖胖的,其貌不扬,学校里没有哪个男生能看中她。我知道海林是故意而为,心里非常别扭。自己得不到的,我也不想别人得到,更何况我输给那样一个女孩,也实在太没有面子。

  我和海林重归于好。

  婚后的生活不再浪漫

  我们的感情与日俱增。临近毕业时,我们已经开始了同居,完成了灵魂和肉体上的结合,更没有什么力量能再把我们分开。

  海林把我带到了他家,他母亲还嫌我是农村的,她想让儿子找个市内有房子的。可海林坚持自己的意见。我的父母本来也不太满意,可见我决心已定,也无可奈何:“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如果我们不同意,你以后会怪我们的!”

  毕业两年后,我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那时海林已在市内找到了工作,而我还在家里。为了结束这两地分居的生活,海林一再催我到市内打工。父亲见我们已登了记,也就放心地让我跟海林到了市内。

  我们租了间房子,开始了夫妻生活。不久怀孕,补办了婚礼。后来海林下岗了,他姐姐就把自己在批发市场的摊位让给了我们。从此我们风里雨里一路来,一路去。

  女儿出生后,柴米油盐的琐碎,打破了我们宁静的生活,恋爱时的浪漫也不复存在。我们开始了吵嘴,经常为一些家庭小事争执不休。海林特别贪玩,只要朋友叫他打牌喝酒,他是招之即来,扔下我和孩子不管。有时候,我把饭都做好了,他打个电话就不回来吃了。一次我回母亲家过了四五天,刚到家,朋友喊海林去打牌,他玩了一天一夜才进家,诸如此类的事时有发生,我们经常吵闹。

  有一次他说去进货,半夜三点多才来。我问他哪里去了?他说打牌喝酒去了,话说的气壮如牛,丝毫也没有点歉意,好像我在家再忙也是天经地义。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委屈,第二天把孩子扔给他,坐上了去连云港的火车。在连云港转了一天,可是心中总是想着孩子,心神不定。打电话给海林,他还满腹牢骚:“我不会去找你的!”我在连云港呆不下去了,第二天一早就回了家。

  海林也生气跑过,那天因为婆婆想让我们生个男孩,海林的意思要回老家,我一听就来了气,婆婆一走我们打了起来。海林揣上一千多元钱,一句话没留去了西安,害得我四处寻找,直到四五天后他才回来。

  我们吵架的原因,除了他的贪玩以外,还有一个是源于我的不自信。在我们村里,我的美貌是大家一致公认的;可是来到市里,身边美女如云,我就像一滴水消失在大海里。

  真的很想听到海林的赞扬,可是他从来没有。就是和朋友一起吃饭,他也不肯带我。那天他和几个同学去马陵山游玩,同学都带了女朋友,他却留我在家看摊、带孩子。再加上婆婆原来就看不上我,我心底残留的那点自信很快消失一空,开始变得自卑起来。

  发现了“情变”的蛛丝马迹

  后来我和海林在家人的帮助下,买了房子。吵吵闹闹中,我们的儿子也诞生了。儿子的到来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欢乐,但也使我们更加忙碌。海林几乎每天泡在批发市场的店里,而我大部分时间在家里带孩子。

  去年冬日里的一天,天下着大雪,海林的朋友小刚从新沂来,海林请他吃了饭。小刚和海林的前女友曼曼一直关系密切,海林会不会趁机又和曼曼联系上呢?这是我一直都很担心的。问海林“小刚来干什么?”海林只说他是“来玩的!”就不再搭理我。

 

相关新闻


中国114黄页 商贸通加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