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普查:一切为了准确的数字

 2009年04月18日 02:10 

 600万先生和女士被派遣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或坐吉普车,或骑自行车,甚至会骑着骆驼,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政府完成同一个任务:统计出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确切人口数字。同时,他们还将带回对中国国情现状的调查结果,其内容涉及到从人均教育水平到各地用水状况等各个方面。

    但是,就像人们事先所预料的那样,调查的进行不可能一帆风顺。李乐贤(音译),一位北京的清洁工人,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普查故事”。

    当调查人员第一次来到他家时,李先生告诉他们,他只有一个11岁的女儿,一个爱蹦、爱跳、爱打羽毛球的“野丫头”。但是当调查人员第二次来访时,李先生不得不承认他还有一个七岁的女儿,一个完全不喜欢运动的文静女孩。而在第三次的调查中,李先生仍然未提及他的第三个孩子,一个留着辫儿、一笑便会露出牙洞的四岁女孩。

    李乐贤对记者说:“他们告诉我,只要如实地填写调查表格,便绝对不会受到处罚。可是,我仍然十分害怕。”

    像这种在调查中隐瞒孩子的情况,李先生并不是唯一的例子。这也会给普查结果带来极大的影响,因为即使仅仅是2%的漏查,也会使最终的调查数字比实际人口少去2600万人,这几乎已经相当于斯堪的纳维亚整个地区的人口。对此,这次调查的管理委员会的副主任刘建伟(音译)对记者说:“要查清全球的1/5人口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也使得我们觉得任重而道远。”如果我们漏掉了一些公民,也就意味着,他们会失去政府给予的关怀和保护。事实上,为了避免漏查,中国政府也确实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

    据估计,有两种人尤其希望躲过调查人员:一种是未得到政府允许便留在城市中的流动人口;另一种则是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而出生的所谓“超生孩子”。而这两种情况都存在于前文中提到的李先生的身上。八年前,李先生带着他作裁缝的妻子和最大的女儿,从家乡河北搬到北京,一家人定居在北京远郊的一个街区中,并很快地生下了另两个女儿。李先生说,他在北京的生活要比在河北农村的家乡生活好得多。这里,他一个人的收入便可以付房租,付孩子的学费,甚至还可以支付家人去“卡拉OK”消遣一下。但按照政府的规定,他们并不属于北京人,若被政府发现的话,甚至会被处于罚款。

    政府不只一次地向所有公民保证,他们在调查中所说的任何情况都不会给他们带来不利影响;并保证,调查表格在结果输入计算机后会立即被销毁。但是这并不能让每一个人都安心,有些人甚至会有一些有趣的顾虑,害怕调查结果会被某些基层政府官员用来作为向他们勒索的依据。一位自称姓赵的卖衣小贩告诉记者:“这些调查结果也许会给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提供一次机会。”

    据估计,在10年前进行的那次人口普查中,至少有1250万的流动人口及80万的超生孩子未得到登记。所以为使这一次普查得到准确的结果,中国政府采取了很多有效措施,其中的一项强制性措施便是规定普查中的隐瞒行为属违法行为,会受到一定的处罚。

    由于在农村,种田的收入并不能养活所有的农民,再加上有大批工人从国营企业中下岗,大量的农村人口流向城市寻找“新生活”。由于没得到所在城市的登记许可,这些流动人口中的许多人都害怕被政府人员查出并遣送回乡。这也给雇佣他们的工厂老板们以把柄,使这些老板们可以肆意地克扣他们的工资,甚至可以毫无顾忌地解雇他们。对此,北京的一位“工会组织”成员对记者说:“我认为政府需要采取措施来保护这部分劳工,否则,这些根本就不在政府记录之中的人员会越来越对社会感到不满,直至最后使政府陷入一个难以解决的境地。”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使得中国政府采取措施鼓励所有人在人口普查中如实申报,以便政府可以更好地给予公民以保护和关怀。

    人口普查的阻力还来自于一部分社会精英人士,他们中的很多人不愿意如实地回答调查表中提出的问题。因为这一次普查提出的问题中,首次涉及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情况,比如:他们是否使用自来水,他们日常用什么燃料来做饭,或是他们用什么材料来装饰房子等等。此外,公民还要回答一些更细节方面的问题,如:是否在使用抽水马桶和热水器,购房的花销有多大等等。这其中的很多问题,在10年前,对平常老百姓来讲,还仅仅是有钱人生活中的概念。这样的调查可以帮助建设部门在今后的建房规划中,更好地满足人们的需求。但一些不了解原因的人便过于敏感地对政府提出这种问题的目的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心。刘文芳(音译),一位计算机编程师对记者说:“我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向我提出类似于‘你家的住房是否有浴室’这样的问题。有时候我们同事互相开玩笑时会说,难道我们要为那间浴室而纳税吗?”

    至于文章开始提到的那位清洁工李乐贤,在调查中如实申报对他来讲有更大的顾虑。第三次到他家调查的人同时也是他所居住街区的居民委员会主任。李乐贤正在犹豫是否主动将他的第三个女儿——那个梳着小辫的孩子申报给“普查”的工作人员;同时更让他烦心的是,他的第四个孩子——那个让他期盼了许久的儿子,还将在几个月后出生。

    看来,尽管中国政府在控制人口增长及人口登记方面取得了世人瞩目的成就,但在这次人口普查中暴露出的问题提醒中国政府,他们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相关新闻


中国114黄页 商贸通加强版